魔神星夜

我英 漫威 镇魂 家教 全职 凹凸 sci 名柯 阴阳师 第五人格 饥荒

【20180630】巍夜澜原作相关糖

所以说我现在一看到那些吃骨科的就生气。原著明明两个人都喜欢赵云澜。

夜澜卧听风吹雨:

*所有内容属于P大。




1.     “令主,”鬼面人的声音从面具下面闷闷地传出来,“千年不见了,一点也没变。”   


“……”赵云澜觉得自己略不习惯这种叙旧的方式。   


         鬼脸面具上的眉毛突然垂下,那东西又露出一个欲笑还哭的表情,只听那鬼面人接着说:“只是令主以前对我可并不是这么不留情面。不过其实也无妨,你怎样待我都好,借火之恩,百死莫……


—— priest《镇魂》第40章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


2.赵云澜眯着眼打量着鬼面人,不慌不忙地开口:“毕方那只野鸡还跟我吹牛说,三昧真火能烧得孙猴子哭爹喊娘,结果却烧不坏你的烂袍子,阁下真是好大的来头。”  


鬼面人脸上的面具变得面无表情,看着他:“我不愿意伤你,令主还是不要插手这件事比较好。”


—— priest《镇魂》第41章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3.鬼面人面具上大得吓人的眼睛转了转,直直地盯住赵云澜的脸,缓缓地说:“令主,慧极必伤,这么多年了,我看你压根没吸取过一点教训。”      


斩魂使森然说:“你敢碰他一根头发,我让你后悔从‘那地方’爬出来。” 


—— priest《镇魂》第41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4.然而这时,一只手鬼魅一般地抚上了他的后颈,一番趁火打劫做得炉火纯青,随后,那人接住了彻底晕过去的赵云澜。     


鬼面巨大的袍袖落在了地面的余火中,气势汹汹的火一下灭了,连带着雷声也跟着平息了下来。   


他似乎毫不费力,一只手就抱起了赵云澜,又弯腰捡起了那金箍棒一样重的小铃铛,用两只手指捏了,拿到眼前端详了片刻,忽地嗤笑一声,拢在袖子里,转身往外走去


—— priest《镇魂》第58章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5. 鬼面淡定地看着指着自己下巴的斩魂刀,没有半点惧意,反而低头耐心地整理了一下赵云澜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衣服,轻笑了一声:“见了你就百般讨好地跟着,赶都赶不走,见了我就先让我吃了一鞭,你说他可有多偏心。”    


沈巍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:“放开,别用你的脏手碰他。”   


“脏手?”鬼面轻轻地一笑,“难道你就很干净?”


—— priest《镇魂》第58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


6.鬼面目光一转,看到了赵云澜,脸上的笑容愈加诡异:“哦,原来令主也在,怪不得。” 


—— priest《镇魂》第73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 




7.“打猫,你也得看主人,”赵云澜这才开口说,而后他顿了顿,缓缓地转过头来,敛去脸上的笑容,淡淡地看了鬼面一眼,突然一声轻笑,“不过是靠着我一盏肩上魂火,让你能混上昆仑山巅,真以为这是你家的地盘了?”      


这一句话仿佛比枪林弹雨还管用,方才还嚣张不已的鬼面的脚步骤然停下,在他身后三米远的地方谨慎地站定,一步也不敢往前走了。


—— priest《镇魂》第73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  




8.鬼面缓缓地踱到他面前,也学着他的样子伸手去摸大封石:“五千年前,我与他分明是双生的鬼王,偏偏他讨了你昆仑君的喜欢,五千年后,我们俩一个在里面,一个在外面,一个蹲监狱,一个当牢头。”      


鬼面上翘起的嘴角垂下,而后他转过头,压低了声音,一字一顿地说:“可是大封也要完蛋了,所以我才能随意进出——到最后,什么都会死,你昆仑君,如果当年不是我的傻兄弟突然出手暗算你,禁锢了你的元神,硬是把你塞到了轮回里委屈成了一个世代转世的凡人,到现在也早就和那些上古神明一样烟消云散了。神农是傻的吗?这个世界上一切强扭的瓜都不能长久,长久的只有死。”   


他说着,轻轻地伸出冰凉的手指,触碰到赵云澜的脸颊,忽然如同呻吟一样地叹了口气:“可是‘死’本身,却被你一团魂火点着了,幻化出了我们这些……不生不死的东西,这不是阴差阳错么?” 


—— priest《镇魂》第87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  




9.鬼面听了,沉默了片刻,纵声大笑:“如果是昆仑君,我今天就算舍命,也绝不让你独活,至于……”   


他的身体猛地一震,失去了神木庇护的镇魂鞭一瞬间碎成了无数节,赵云澜的手心被震出一道几乎见了骨的血痕,脱手而出:“我的令主你,唉……我感激你借火之恩,又受他的影响,不得已……实在有一点喜欢你,留着你也无碍。”


—— priest《镇魂》第99章